274. 发烧

周二一早,妻说女儿有点热度,上去试了试不明显。不过这件事情上,妈妈应该更有发言权。同意不去幼儿园,在家休息一天。也算自己年龄渐大的一个转变,在有些事情上,告诉自己不要顽固。之前坚持带病上学,带病工作,现在已经成为荒唐之一了,要与时俱进。

一整天无事,甚至连鼻涕都没有。

晚间来了个朋友,简单家宴聊天。近十点时,妻说体温不对了,当时触手烫,精神萎靡。朋友见状告辞,多年的来往,彼此既了解又体贴。

知道附近的儿童医院是没有急诊的,滴滴了车到沪西泸定路,应该算儿童医院新的院区。这几年,市区的资源,在逐步往外挪,院区,设备自然有进步,带来的后果就是,市区办事远了,不方便了。不知道是不是社会进步的一点阵痛?既然大家都有车了,也就不会这么着重于就近的便利性。说起来,一脚油门的事情。

等候区几乎满员,这个季节算是高发期,当日也是雾霾驾临上海,pm2.5爆表的第一天。

所幸医生基本全勤,无需等待看病,不过即便这样,还是没能逃脱“看病五分钟”的惯例,开了头孢消炎,开了退烧的泰诺。在我提醒了一句,不吃中成药后,医生点点头,默默删除了一个项目。各种原因,作为准医务工作者,后面单独说说。

回去已经凌晨,睡下很不安慰,高烧的原因,在医院量到39+,不时会抽搐惊醒。

第二天,妻说泰诺下去,有点问题:不像以往那样马上能退烧,不知道什么原因。前晚医生验血结果是细菌性感染,大概和此有关。两人决定物理降温,配合吃药,观察到午后,如果仍是发烧不退,再去医院。

午后持续,到附近的儿童医院挂号,医生询问了情况,说了两点,第一,前次医生开的头孢,已经是很厉害的抗生素,如果无效,建议挂水。第二,退烧可能不会这么快,也可以再观察。大概现在医生都是出选择题的,具体选择,需要家长决定。

问了些情况后,决定回家再观察一天,除了之前的抗生素外,医生额外开了一包肛塞退烧药。回去用上后大约半小时左右,女儿开始活泼,松了一口气。

隔日基本恢复,仍有鼻涕和咳嗽,可控范围。放心了!

» 转载请注明转自: ningqun blog

4 Comments

  1. 四十岁的男人,担责任之重大,懂生活之不易。

    • :P 自己也觉得懂事,是四十以后。

  2. 也可能天气变化快导致的,我女儿最近也病了,吃点药基本好了,还好现在没有以前那么手忙脚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