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 颞颌关节紊乱

年节喝了几次大酒,有回到断片儿的地步。第二天问夫人是怎么回来的?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说,把朋友一个一个送走后,安静坐下,掏出手机开支付宝,开滴滴叫的车……。我晃了晃脑袋,想把不均匀的分部改善下配重。夫人接着说,礼数极其周到,留到最后。

啊哈,酒是大了,算没失态。出丑逃过了,身体却扛不住。是晚一反前日的阳光和煦后,寒风苦雨,当然酒喝大了的人是不知道的。据说北方每年酒醉,冻毙街头的不在少数,上海虽不至于丧命,仅穿着一件贴身长袖的醉鬼,来回半个小时,穿梭于大堂和停车场,还是很“风光”的。

报应来了,一早吃油条,嘴巴一张开就疼,近耳根处酸,好像椅子的榫卯错位锁死。左右挪动了下下巴,痛得一把扔开油条,捂住了腮帮子,嘶嘶地抽冷气。坐在对面喝奶的女儿,噗哧一声笑开了花… 算了,你不懂事,欢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原来是人类的天性。

依稀记得之前也发生过这种情况,腮帮子疼,没法张大口,过几天就好了。这回却有点重,疼的这一侧,咬面条都不行,牙齿完全没办法合拢,稍微靠近点,就产生相同磁极推近的力量,痛得不敢尝试。

上网吧,搜索引擎还是要命的百度… 心里沉甸甸的。还好还好,输入“腮帮子疼 咬合 不能”后,直接跳出答案,还是个专有名词“颞颌关节紊乱综合症”,一个字不认识,另一个疑似不会读,查了下,念 nie he 太阳穴和口腔上下的骨头,怪不得除了腮帮子酸,脑壳也依稀有些不爽利。

原因是受凉或者不良单侧咀嚼习惯,应该是前者,风光的代价。

治疗是热敷或者理疗,尽量不要张大口,以软食为主。感谢百度,感谢在线医生解答,至少暂时省得跑医院排两三小时队。

» 转载请注明转自: ningqun blog

8 Comments

  1. 酒后失忆?哈哈别酒后吐真言就好。

    • 所以醒来了 要先看看家人脸色,再小心问问当时情况。

  2. 酒后是最难受的

    • 生理上有时会比较难受,断片儿。大部分时候,已经知道控制了。

  3. 症状跟原因不吻合啊。这腮帮子疼不像是喝大了,倒像是猪脚啃多了。

  4. 有个笑话,一男子喝多了,打车,一路上一直唱北京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