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 衰退

之前排了些内容,想等些时间记在博客里。隔了段看到提纲,却完全没有了写写的兴致,不复当时。博客之初,按照初心,觉得每天都有些话想说,除了能练练笔外,还能留下些痕迹。回看这个妄想,自己也觉得好笑。高晓松做《晓说》一年后,说仿佛被掏空,如果第二年还是这些车轱辘话,对不起观众对不起自己。

除了掏空才尽外,大致还有衰退。参加工作时,带我们这批毛头的销售经理,某次酒后感慨,年轻时总觉得一路拼,无尽上升的机会。到了三十多近四十,才发现几乎已经过了,或者已经看到自己的顶点,无论是身体还是职业。

那时是觉得无所谓的,很多事情,不到年纪体会不到。人是容易高估自己的动物,不见棺材不掉泪,不到黄河心不死才是本性。否则历史上留下那么多《通鉴》,经验教训,不忘前人之师的话,这个世界也早就大同了。

留下印象的,是经理推荐我们看的一篇文章。某重点大学学生,毕业后进了国企,工作清闲,家庭幸福,如此二十年后。企业不复当年,然后顺利下岗,才发现外面的世界亦非当年,所学所专全无用处。无所生计,到夜市摆了摊,前后半生的轨迹,泾渭分明。

偶尔遇到职业抉择时,总会想到这篇文章。彼时社会变动幅度远没有现在这么剧烈,知识过时也以时代计。年初预测经济动荡,需要勒紧裤带有两年不那么好过的时间,还不以为然。年后各种裁员和苦水的文章,此消彼长的浮出水面,原以为稳如泰山的巨头,裁撤部门,辞退老臣,裁减人员,增加工作时长,沸沸扬扬。

原来,衰退来得这么快。

摘录一段知乎的文字:

眼看着自己所在行业日渐衰退是怎样一种体验?

王小波在《似水流年》里说:“人就是四十岁时最难过,那时候脑子很清楚,可以发现自己在变老。以后就糊里糊涂,不知老之将至。”

小镇中年王会有一个褪色的保温杯,上面写着“XX银行XX支行1990年技术比武第一名”。这种杯子,我老爸也有,当年很流行。台湾怪蜀黍Tom除了看创意简报和Email,从来不用电脑。后来有个资深广告人对我说,他并不是仇视电脑,而是他的某些想法和感觉只能在手绘中找到。可以说,他们都是昔日的高手,后来的Loser。

» 转载请注明转自: ningqun blog

4 Comments

  1. 不能总跟年轻人比,三观都不一样。在同龄人中总能找到更撸的。

  2. 传统行业央企员工看了文章以后表示瑟瑟发抖

    • 衰退不分行业,个人成长,或者跟上,才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