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9. #指挥曹鹏 003 《上海乐团》介绍册 1975

359. #指挥曹鹏 003 《上海乐团》介绍册 1975

曹鹏先生时年50岁,半百之年。

很巧,前日在小区陪孩子玩儿,刚好碰到指挥家散步后在长凳小憩。赶紧上楼取了新得的两份节目单,请签名留念。虽然时常遇到老人,不过行色匆匆,知道事务繁忙,不便打扰。稍微聊了两句,关于傅聪先生,前年上海东艺的演出,临时因抱恙而取消,遗憾不知何时能面聆圣音。

整理了下资料,发现这份《上海乐团》的英文小册子,是一年前请曹先生签名的:2019.4.12。当时因为遍寻关于“上海乐团”的来龙去脉而不得,想过一段时间再记录,没想到一拖就是整年。机缘巧合,翻出来,顺便记录一下。

封面翻译的“上海乐团”是:SHANGHAI PHILHARMONIC SOCIETY,而非通行的 symphony orchestra。一直在犹疑,是否上海交响乐团的前身,查询了相关资料,不得其解。就象历史中,国内最早的工部局交响乐团,是否上交鼻祖没有定论一样,已经是遗留问题。

一个乐团是否有传承,该视人员,场地还是其他因素,实在不是业余人员能够定论。不过从内心而言,愿意本地乐团有历史,有底蕴。如果单从本地代表乐团来说,工部局最早的那支乐队,和现在的上交,应该有传承关系,即便中间断层叠叠。

上海乐团而言,小册子里面介绍了不少,英文资料。除了合作的歌唱家之外,基本是民族乐器,唢呐,二胡,扬琴,琵琶,长笛不一而足,看来即便乐团命名没有明示,但其实是一直按照交响乐团配组的民族乐器乐团。

不难理解,册子的印刷年代是1975,即便是末期,但西洋乐器显然仍是从洋媚外的代名词。距离78年三中全会仍有三年时间,很难相信,一支纯西洋乐器的交响乐团能在国内立足。

封底是欢迎语: TAA extends a friendly welcome to the shanghai philharmonic society。查询TAA,澳洲航空 英文全称: Trans Australia Airlines 。在内页里,找到澳洲广播电台的主办方名字,并罗列了乐团五场演出的具体时间和地点,堪培拉,墨尔本,悉尼,纽卡斯尔和阿德莱德,澳大利亚五大城市遍列其中。TAA是赞助商。

在当时而言,无疑是一场盛事,国门开启的前奏。

应该可以判断,小册子非国内出版物,可能是作为乐团的海外介绍,在澳洲当地印行。除了英文翻译地道以外,在封三位置,还印制了中英文对照的中国历史年表足以证明是为了海外的宣传推广。

历史文章:
221. #指挥曹鹏 001 《沙家浜》节目册 1967 上海交响乐团 李永德等
267. #指挥曹鹏 002 《傅聪音乐会》 节目单 1982 上海交响乐团

4 Comments

  1. 传承,断层,掺杂其间,尤其当地人,更愿意为有底蕴的乐园为骄傲。当前,各地估计都有相应的文艺团队,事业性质的多些吧。

    • 文化产业,算门面工程,基本都是财政养着。

      • 实话。有啥办法呢,大家都要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