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3. 机锋过度 —- 《 谈艺录》钱钟书 (二)

钱钟书先生评价赵翼诗:“格调不高,而修辞妥帖圆润。能说理运典,恨锋芒太露,机调过快。”赵翼有《论诗》,较为熟悉的一篇评价唐诗:“李杜诗篇万古传,至今已觉不新鲜。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后一联传颂不绝,已然超出论诗的范畴。单独成句反倒根基稳健,毕竟论及诗文,有谁敢为李杜先呢?就本意看,钱先生的批评确实一针见血,紧跟的比喻尤其令人叫绝:“如新狼毫写女儿肤,脂车轮走冻石坂。”上句随便脑补即可理解,硬笔触及吹弹可破的软肤,实在画面感犹在眼前。

下句颇不能解,寻找网上资料,不知典出何处?如果按照上句的理解,硬物着软体,应该也是用力过度的比喻。

“矮人看戏何曾见,都到随人说短长。”和钱先生的比喻相比,似乎又过于调侃贬低。不过用在现今的公众舆论,网络舆情,倒显得入木三分。一拍即合的称颂,一哄而散的斥责,才见起高楼,又闻楼塌了。

未用这个通俗的打油句,因钱先生亦称颂赵翼的用典,很有融化的功夫。譬如句“熊鱼自笑贪心甚”,用了《孟子 告子上》的名句“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自然贴切融合,典化于诗,且兼顾了自己的态度,独具只眼,又有自己的风格和个性,这就和天分有关。

说及比喻,此章末尾还有一语,看了不禁敲桌子叫好:“诗句动目而不耐看,犹朋友之不能交久以敬,正缘刃薄锋利而背不厚耳。”

犹朋友之不能交久以敬,颇有感悟,不过放在此处形容诗作,似不如后一句恰当。回头就这句话单开一篇,说说体会。后一句,刀锋利但单薄,形容诗好看却没什么可回味之处,贬语放在当下,贾某某的断句,女诗人“穿过大半个中国来睡你”,故作惊人之语,已经连好看都顾不上了。

发布者

ningqun

心中无事一床宽

《393. 机锋过度 —- 《 谈艺录》钱钟书 (二)》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