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金笔广告# 20160304

两年前,偶尔在市场买到几支老金笔,回来在网上翻查资料,找到钢笔论坛。发现了新天地一般,自此也偶尔买些。玩儿得比较窄,只限于民国到解放期间,国产的金笔。顺便就收一些周边:老广告,老包装,或者和这些国产金笔相关的资料。

不太容易找到,虽然在上海,当年的产品重镇,算近水楼台。不过几十年的各种动乱,加之我们民族的性格,不太重视档案,湮灭不少。经常看着BBC纪录片,翻出几百年前成系列的各种记录,比如巴赫的手稿,英国海军创始初期的金主名字职业,羡慕不已。

好在常和摊主打交道,熟了以后,知道你喜欢什么,也会帮忙留意。虽然可能价格高些,不能以破烂的价格买下了。总是觉得,几十年的老物价,花点钱也值得 …… 阅读全文

一心不能二用

我记得小时候,语文有篇文章,大致是说利用烧水的时间,可以做其他事情。刚为了写这篇文章,去查了下,是华罗庚写的《统筹法》。当然在文中要浅显,毕竟是小学生的课文。不过其形象生动,仍然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在行事风格方面留下烙印。

不过,大致中国人的各种说法,都会有正反两面。“穷寇莫追”于”宜将剩勇追穷寇”、“姜是老的辣”于“英雄出少年”等等,如果归纳的话,就是成王败寇。成功学的鸡汤不独当时当下如此,都还是有传统的。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可是进了国策。仔细想想,还不免寒毛凛凛。

再比如《统筹法》,一边煮开水一边去洗茶壶,当时觉得如当头棒喝。奉行了这些年,突然发现有点问题。家里的 …… 阅读全文

小米空气净化器

午饭后刚回到座位,发现旁边的小米空气净化器,显示红色了。打开app一看,上100,还有点小小兴奋,这东西派上用场了,浑然不知空气质量浑浊到爆表。年初刚买回来,媒体就曝小米不合格,虽然没看到官方嘴硬给解释,不过也没有发要召回的声明。很奇怪国内的监管,按说官家做了鉴定,产品有问题,商家不该马上道歉赔偿收回么?估摸着缺乏衔接者来执行,要不就是消费者普遍的阴谋论,商家哪里没有摆平,结果被……鉴定。

不独商品如此,去年沸沸扬扬的《功甫帖》真伪一案,刘益谦,上海博物馆,苏富比陷入一团混战,至今结果未明。有人说大佬得罪过博物馆界,此次突然发难,本是意料之中。只是让原本局限在收藏圈内的《功甫帖》妇孺皆知,大 …… 阅读全文

年节前后 (5)

闰年二月多出一天,春节已经是很遥远的事情了。不象小时候,一个春节过得没完没了,新衣服穿个把月才舍得脱。当然剩饭剩菜,和着年前准备的年菜,馒头,年糕,吃出一个月绰绰有余,无比头疼的事情。早年日子过得慢,三五年才见习俗有轻微变化,年菜吃了十几年,才说服长辈少做一点,年后吃上了新鲜饭菜。有得必有失,又十年后,直接年夜饭外包,年味儿随着饭局结束散去。

年根前抓紧看了两部话剧,艺术中心办了个活动,代送明信片给亲人的(具体有好多条,发给朋友,发给一年后的自己,发给随意观众)。趁着开幕前,填了几张给自己和孩子的老师,这两天陆续收到感谢。也写了一张给孩子,红红火火的图案,算年节残留的尾巴。小朋友并不感 …… 阅读全文

年节前后 (4)

于是外出访亲。

提前网上买了票,好像适从15年开始的?到底是方便了许多…

上学期间,可是吃够了绿皮火车的苦。

九十年代,还上着高中,并无外出经验,一个人买票坐硬座去北方。结果那年江南百年不遇的洪水,铁路部分冲垮停运,买好的票,临上车被告知等候改签。要命的是,无人知道什么时候恢复… 据说前一趟列车,中途都不得不折返回车站。 于是在人山人海的候车厅守候了两天,年纪小,不敢和别人搭腔,老老实实坐在临时改签处水泥地上,眼巴巴地等。晚上熬不住,直接躺倒在水泥地上…

第三天总算恢复,改签处立刻成了沙丁鱼罐头,工作人员站在椅子背上声嘶力竭。在恐惧的排队中坚持了两小时,换来改签 — …… 阅读全文

卡普兰和《马勒第二交响曲》

去年乐季伊始,购买套票之余,发现该场漏网,卡普兰执棒上海爱乐,演出《马勒第二交响曲》。上海交响乐团官网的布局和整体架构,令乐迷头疼不已,几十个页面时常交错纵横。碰到偶尔演出票集中发售,就直接趴下耍流氓,不得已到另一票务网站购买。从这一点看,民间的活力是超过官方的,比如需要努力赚钱的网站,相对就比较好用。

后来才知道,因为是爱乐借上交的场地。票务虽然代理了,自然不太热心,躲在很小的角落里。很不以为然,本城执牛耳者,自然非上交莫属,如此鸡贼,倒反而让人小瞧了。没有乐池里,演奏员的那种傲然自信。

票是到手了,可没想到临演出,上交和爱乐同时出公告,卡普兰抱恙,演出推迟三个月。心里嘀咕,年 …… 阅读全文

年节前后 (3)

一觉天明,洗个澡,多多少少还是憧憬新年有些改变。不一定在物质上,内心里有些习惯,某一个时间点算给自己一个暗示。时常用为时未晚来给自己打气,其实不算很鸡血,因为前一句是亡羊补牢。意思是……缝缝补补吧。

煮点汤团,是南方老家的习惯。节前网上为过年吃不吃饺子,热闹了一阵,算有点年味。很多时候,我们会埋怨当局者总是顽固不化,出些一刀切的电子。其实这种概念,根植在每个人的脑子里,有时争吵,有时互嘲。比如周立波成名的一句,喝咖啡的和吃大蒜的,很是睥睨四方的姿态。吃大蒜的反击也显得力不从心,总觉得站得低,往上打够不着。

国家既大,南北方差异本来就可以理解。按语言学家的说法,普通话和方言对的区别 …… 阅读全文

年节前后 (2)

除了大餐,对一个人来说,显得过于臃肿,而不得不放弃一桌年夜饭的念头。其他方面,还蛮享受一个人的生活。微博上摘抄过一句话,深得我心, “曾经我认为:孤独就是自己与自己对话; 现在我认为:孤独就是自己都忘了与自己对话。” 当初表妹新婚,作为司机随行,新浪玩笑歉意,说陪伴令我不在妻旁边,我正色,其实婚后难得有几天的单独相处,是好事情,所谓的小别胜新婚。

转眼就是年三十,上海今年禁放烟花,弄了盘饺子,开了瓶二锅头,尽兴。本想凑热闹看春晚,几个节目下来,就一肚子不合时宜。每年用众口难调来做借口,今年直接对接了军民鱼水情和政治口号。

反正也没有爆竹骚扰,于是早睡。禁放这个事情,私下赞成,本身就 …… 阅读全文

年节前后 (1)

是在evernote日记里记下流水账,还是到博客来发发感慨,纠结了半天。年中名博白板报征集写字的人,去信提及自己心有余勇,只怯于动笔,被直言批评。读书时总以为将来偶尔会写写文章,未及大学,被转学而来的同学,以一篇才情极高的文章折服,自此算断了念头。到现在以朋友圈发发小文字为荣,不过总有想法,用科学的手法再把写字捡起来,用博客尝试吧,流水账为主,希望不至于虎头蛇尾,也算新的一年,腾挪拓展。

年前家人回乡,独自留沪,上班睡觉外,补完了《纸牌屋》第三季。谈不上多喜欢,前两季奋斗中的勾心斗角更好看些,到现在变身为文艺加工的时事,约束了手脚。找了几套美剧,《太平洋战争》第一集刚开始,就发现看过;《性爱大 …… 阅读全文

清末民初上海书画市场探微

  文/ 吕友者

  一、书画家群体与笺扇庄

  清末民初是个风云际会的时代,也是艺术大师辈出的年代,上海就是那个时代的一个缩影。上海书画艺术品市场发端于清咸丰年间。清末文人袁翔甫在《望江南》中说道:“申江好,古玩尽搜探。商鼎周彝酬万镒,唐碑宋帖重千镰。真伪几曾谙?”充分反映了当时上海艺术品市场的风貌。

  上海自开埠以后,工商业发展迅速,一跃成为全国的经济中心,其书画市场也随之兴盛,远远超过了昔日的扬州。张鸣河《寒松阁谈艺琐录》中记载:“自海禁一开,贸易之盛,无过于上海一隅,而以砚田为生者,亦皆于于而来,侨居卖画。” 可见,优越的地理位置与特殊的政治环境,使上海具有了中西交 …… 阅读全文

Page 10 of 15« First...«89101112»...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