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2. 协同工作在街头

周末送孩子去少年宫画画,虽然学校早已正常复学,但校外机构,尤其是非盈利机构,延迟到本周开放。也算这场忙乱,对孩子们的影响,不知道将来想起来,会不会提及,被偷走的半年时间。

说起来,想到个有趣的调查结果,不知真假。据说完全网校学习上个学期之后,期末复学并考试,结果同比优于在学校学习!又惊又喜的魔幻。调查分析说是,在家里,孩子以各种姿势上网课,不仅注意力更集中,而且释放了压力,自主安排时间,从而激发了主观能动性!

好像也是最近看的万维钢谈学习的一本书,学习的内在motive要胜过一切高压。只是不晓得学校的老师们,是不是五味杂陈。

一扯起来就没有主题,说回来。孩子读书,原先自己是去附近图书馆,看看报刊过这两小时的。不过呢,看了下公号,图书馆也是有限开放,且需提前一天预约,只好作罢。想去下咖啡馆,不过得坐在那里发呆,没有带书带耳机,又不太愿意看手机。然后呢,天气却是好,魔都最宝贵的秋天。突发奇想,不如支起电瓶车,半躺半坐手机外放一本书,勉强算是亲近自然,珍惜好天气。

相当的不错,林荫路除了偶尔的公交,相当安静。外放只需开三分之一音量,读的是张五常《经济解释》。,在马路上听,声音很清晰,微风拂面,很有意思的体验。

半小时后,有人在旁边停车,睁眼看,是一个带安全帽的工人。拿出一个长条铁片,走到离我不远的电线杆旁边,把铁片绕这电线杆一圈,摁住,用铅笔沿边画线。开始以为他是要爬上去修什么东西,很久以前记得,修理工象杂记一般,踩着两个类似弯镰状的工具,上下自如。

不过显然不是,画了几圈后,他就离开了,也没在意继续听书养神。又一辆车过来,还是停在电线杆旁边,开始根据上一个人的画线,绑皱纹胶带,和前面画线的人大概间隔三四分钟,不一会儿干完走人。

猜到大概是某个工作流程,大概还没完,于是就和师傅说,是不是需要挪一下,以便他们工作。这个师傅看了下远处,又看了下表,说没事,他还要五分钟。对于师傅默认我知道“他”是谁,心生一股共情,说没事,我先挪挪。

果然,刚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好坐下,“他”来了,显然是工序重头,车架很大,有瓶瓶罐罐。很熟练地,用庖丁解牛来形容也不过分:带上手套,去除一个圆罐,揭开盖子。顺手抽出刷子,驮包的一个夹缝中。然后信步走到电线杆旁,歪头看了一眼先来者留下的胶带,点点头,竖两下,横三下,在两根胶带中开始刷漆。

原来第一个到的师傅,是定位,那根铁片的长度刚好可以绕电线杆一圈。而宽度,就是刷漆的范围。这样避免了重复测量,不仅快,而且准。和我说话的师傅,是第二道工序,在画线的上下贴上三厘米左右的皱纹胶带,目的呢,大概猜到了,后面也有印证。

忘了听书,看着师傅,很具有美感的刷漆,据说男人认真工作是最迷人的瞬间,不管做什么,很有道理。

其实很快,因为确实熟练。大概也就五分钟时间,和先前遥望远方的师傅估算差不多。从容地收拾器物,干干净净发动走人。

看着留下那三道黑漆带,总觉得还缺了点什么,应该还没完。果然,第四位师傅来得很快,上来顺着一个点,往下开始撕胶带,三道黑漆带,留条粘胶,两把就下来了。还有点担心胶带下来过程中,会不会被风刮得乱飞,弄脏周围的车,或者电线杆本身。完全是多余的,彩条飞舞,瞬间形成一团,进了车尾带着的一个竹篓。

留下三道边缘整整齐齐,十公分宽窄的漆带!用个什么描述下呢,原先是莆田的白鞋,刷上后秒变阿迪达斯!不是形象,而是气质!是气质!

这才回想起来,原来四个人是分工协作,前后工序。如果让一个人做四道工序,同样四个人工,熟练度应该不如细分。如果前后安排工序难易长短有误,必有等候和浪费,刷漆和撕下胶带分为两个工序,想必是经过计算和实践检验的。

服气!

发布者

ningqun

心中无事一床宽

《382. 协同工作在街头》有10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