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 疫情悖论

这段时间实在是看了太多的匪夷所思,那个名词,活久见,感觉都不能有力的概括了。有时觉得很恍惚,好像那些寓言,很荒唐的某种蠢人蠢事,不可能在发生在现实里,但却活生生地跳到了眼前。

现象是不用过多描述的,每天都在上演,有时觉得哭笑不得,但却不得不随大流。卡夫卡有句话的意思是,明知道他们这样做不对,但如果反对会马上付出代价,所以很多人顺从了,但他们中的一部分人知道,顺从后,以后还是要付出代价的。

现实的荒谬不过如此。

譬如进某公众场所,除了各种码之外,还必须带上口罩。当然进门后就可以摘下。说的是体育场馆,不摘下也没法活动。但通过门卡那一下,即便一路都素面朝天,毕竟也不强制,但过闸机需要戴口罩,仿佛病毒老老实实地呆在这一段。

如果礼貌地问为什么,回答是规定,如果声音高一点,那边的反应或者是以牙还牙,可以验证那句一朝权在手。还有一种是很无奈地和你解释,我们也没办法,不要为难我们。

核算,封控,转移,都是有人在执行,质疑就是有规定,不要为难办事的。甚至不用开口,也会有好心人在旁边提醒,不要为难他们,也没办法。

孩子上学突然就网课了,据说是学校里有密接,按规定2+5。过了两天后按规定复学,不料再发一通知,经主管部门慎重考虑,再网课三天,以保证安全。很迷惑很悖论的行为,理由很冠冕,做法很荒唐,譬如规定是某人禁足一天,下发一层会慎重给出余量变成两天,继续下发继续增加,以至于到实施层面层层加码至于不可收拾。

而且,看不到破解之道。

根源上,看不清是为什么,各种做法上,好像有点理解,为什么是现在这个状态,这个做法了。

发布者

ningqun

心中无事一床宽

《453. 疫情悖论》有14个想法

  1. 折腾死了简直。我朋友回老家奔丧,没有见到父亲最后一面,只能在隔离的毛胚房里朝着殡仪馆跪着磕头。。。无语。

  2. 很有可能 2010 左右至 2019 年,是人类史上最美好的时代了,史无前例,甚至后无来者。交通发达,经济自由,互联网通畅,万众娱乐至“死”,有点感慨没有珍惜。

    感觉短时间内疫情走不了了,我家也已经失业,真不知道什么时候世界会再变好,不过一定会变好。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